English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支持项目 >>心得分享

第十二批--平谷医院感染内科张鑫--美国哈佛医学院布莱根妇女医院进修学习心得分享

浏览次数:
字号: + - 14

  1、 基本情况:

  2018年2月1日开始作为365bet台湾_365bet能看动画_365bet体育备用网址人才培养基金第12批资助出国学习人员,前往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BWH)开展为期1年的访学,现将学习体会总结如下。

  2、 情况介绍:

  ⑴ 个人所在学校、单位简介

  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 简称HMS)即哈佛大学医学院,是世界上最顶尖级的医学院,它因高超的医学技术与每年录取的学生最少而闻名世界。1994年由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两家最大的附属医院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MGH)和布列根和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BWH)联合成立了美国联盟医疗体系(Partners HealthCare,成员单位已发展为十多家,包括五家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该联盟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美国最佳医院荣誉榜(the Honor Roll)中,历年排名均居首位,拥有很多世界上最前沿的医学研究成果以及最新的科研设备,并汇聚了全世界最顶级的医学专家和最先进的医疗科技,至今已产生18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名。BWH 作为哈佛医学院的第二大附属医院,以其先进的诊断和治疗技术和强大的科研实力成为世界着名的综合性医院之一。 在这里共诞生了4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还是世界上第一例肾移植开展的医院。

  ⑵导师实验室简介

  Jonathan Li,MD,哈佛医学院副教授,BWH感染科医生。Dr. Li的实验室主要从事HIV耐药,持续性感染和疫苗的研究,目前研究课题有HIV感染停药后反弹的预测及治疗后控制,利用新一代测序技术检测HIV少数变异株,HIV整合机制的研究,以及HIV与神经认知障碍的关系等等。 Dr. Li的实验室隶属于HIV领域大牛Daniel Kuritzkes的实验室,Dr. Kuritzkes下面还有两位PI, 分别来自麻省总医院(MGH)和BWH。

  3、 个人体会:

  此次学习主要在实验室,做临床相关的基础研究。 每年的年初(新年假期后),导师Dr. Li会在组内进行一次Brain Storm, 相当于新年规划,把未来一年的所有可以课题列出来,大家一起讨论,并决定每个人负责的具体项目,新的一年的计划就这样制定了。 实验室里的同事也是来自世界各地,有来自巴基斯坦和西班牙的访学的微生物教授,一个高年资Technician来自伊朗,MGH的感染科医生是德国人,不同的国家、不同种族的思想在这里交汇,容易产生新的观点。还有两个Technician是本科毕业,准备报考考医学院的,一方面增加自己的阅历,对医学院面试有帮助,另外,还可以对医学有更深的了解,决定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学医。 每周五上午,Dr. Li都会和我们组的组员要么是大家一起的group meeting,要么是一对一的谈话,了解你的实验进展和遇到的问题, 并讨论解决方案。每周二上午实验室例行召开Lab meeting,Dr.Kuritzkes主持,每个人都要汇报自己的工作进展,碰到问题大家一起探讨。通过这种互动,不仅有利于提高口头表达能力,也促进了学术水平的提高。

  除了实验室的工作之外,我还坚持参加在每周一上午举行的BWH感染科例会,在会上,主治医师会将自己在上周诊治过的疑难病例进行汇报,请大家讨论。BWH感染科没有病房,主要是会诊和门诊。Fellow负责初次会诊,Attending会再看一遍病人,因为只有Attending看过病人并签字,保险才给报销,医院才能拿到钱。 通过这种方式,也保证了病人的诊疗质量。会诊病例多种多样,包括传染病,各系统的感染,移植术后感染,免疫低下患者的感染,神经感染等。 而且,每个专家都有自己的专长,有的擅长真菌感染,有的擅长分枝杆菌感染,有的则对神经系统感染有较深的造诣。 在会上大家各抒己见,引经据典,气氛十分活跃。

  每周一中午12点半是感染科HIV专题讲座时间,邀请HIV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或专家,介绍自己在相关领域的研究,大家一边享用午餐,一边聆听专家授课,还可以随时打断进行提问,。

  BWH的医生有两种,一种是全职医生,以临床为主,也做一些与临床型的研究;另一种是科研为主,主要在实验室工作,临床工作很少,比如Dr. Li每年只有累计两周的临床工作(会诊)和两周一次的门诊。 他的主要收入来自科研经费。我曾多次跟随Dr. Li观摩的临床工作。 有一次,一个新来的Fellow跟随Dr. Li会诊病人,患者讲西班牙语,不会讲英语,坐在轮椅上,恰好这个fellow会讲Spanish, 他就蹲下身去,保持与病人平视,很耐心地向病人讲解病情。通过这件小事,让我体会到了美国医生对于患者的关爱。 另外,在门诊,医生与病人的交流也比较充分,耐心解答患者关心的问题,最后还要问一句: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么?直到病人满意为止。我记得在BWH的护士站墙上有一句话:They may forget what you said and what you did, but they will never forget how you made them feel.

  我还多次参加在MGH举办的Clinicopathological conference(临床病理讨论会), 这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个专栏“麻省总医院病例记录”的现场讨论会。这些病例都是诊断明确的,并且有预后随访。 一般组织者提前发出病例摘要,邀请相关领域医生进行病例讨论(一般讨论医生不知道最终诊断),通过分析、鉴别诊断得出临床诊断,最后,由病理科或其他相关科室医生公布最终诊断。 讨论过程中,医生通过诙谐幽默的语言,对病情进行分析,使大家对相关疾病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4、文章发表情况:

  通过研究,我们发现了一个HIV持续低病毒血症的新机制。 我作为共同第一作者参与实验并,撰写论文,并投稿Ebiomedicine(影响因子6.183),目前正在返修。

  5、对工作启发及建议

  通过这次学习,我最大的感触是美国医生科研的严谨、认真的态度。另外,强调合作的重要性,实验室很多课题都是和外面的实验室合作完成的。我想借助友谊医院的平台,以及与导师的联系,继续开展感染性疾病领域的研究。另外,临床上,将自己学到的临床科研及教学方法应用到临床及教学工作中去。

  • 标签: